男子遭妻子背叛後,為了挽回面子,火急火燎找回相親物件閃婚

文/咩小胖

陳立從得知徐欣出軌的那天,就覺得胸口一口氣堵著,憋屈得他吃不下飯,睡不著覺。經過幾天思想鬥爭,陳立提出離婚,讓徐欣淨身出戶。

陳立心情複雜地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名字,再看徐欣反而一臉解脫。領完離婚證,倆人各自朝著不同方向走去,陳立走了一段路忍不住回頭看向徐欣,結果看到她的新歡正在等她。

“他媽的!”陳立氣憤的爆了粗口,卻道不盡他心裡的憤怒。

陳立自認為是個合格的丈夫和父親,他努力賺錢,給家人提供良好的物質生活。對女兒像公主一樣寵著,對媳婦也一樣,要啥買啥,從來不委屈她。就這,她徐欣還不知足,竟然出軌了。

徐欣出軌的物件是個小鮮肉,沒有陳立有錢,更沒有陳立勤奮,但是他有張會哄人的嘴。徐欣被哄得服服帖帖,甚至恨不得倒貼錢。陳立想不通,都說男人好色喜歡年輕的,女人咋也這樣。

家裡埋怨陳立,怪他當年不顧全家反對,找了徐欣這麼個好看不能幹的媳婦,怪他這麼多年像寵閨女似的寵著媳婦,這下寵出問題了吧。這些陳立都不想聽,他快煩死了,胸口堵著的那口氣離了婚也沒有順下去。

一天,好久不聯繫的幾個兄弟找陳立喝酒,席間一個兄弟說漏了嘴,說徐欣三個月後要結婚,就是跟那個小鮮肉。陳立聽後,更是覺得胸口堵得慌,比之前堵得還厲害。

陳立仰脖幹了一瓶啤酒,接著給各位兄弟撂下句話,“我也要結婚了。”大家都面面相覷,沒聽說陳立找物件啊。

“立哥,你啥時候結啊?嫂子我們認識不?”六子忍不住問。

“啥時候結?跟徐欣一天。嫂子你們興許認識興許不認識,無所謂,我找著誰算誰。”陳立喝得臉都紅了,說話卻無比清醒。

大家面面相覷,都當陳立說的是醉話,嬉嬉笑笑一番各自回家。陳立卻不一樣,他把今天的話當成自己的任務,一個必須完成的任務。

第二天,酒醒以後,陳立就開始行動,給家裡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打了電話,發動眾人力量給自己找物件。條件就一個,願意在三個月以後結婚。

三姑第一個回了話,問陳立結婚時間不卡這麼死行不,好歹給兩個人一個相處的時間啊。陳立說,結了婚有的是時間相處,反正結婚時間不能變。

三姑沒再說啥,兩天后帶來個姑娘,陳立一瞅,這不是當年三姑就給他介紹過的小梅嗎,當時他相中了徐欣,死活看不上別人。小梅沒有徐欣漂亮,更不如徐欣會打扮,以前如此,現在還如此。

陳立覺得有些尷尬,看著小梅不知說啥。小梅反而大大方方說到,“聽說你要三個月以後結婚,我願意。當年我喜歡你,你沒看上我。如今我單身,你離了婚,我還願意跟你。”

陳立有點吃驚,他倒是聽說過小梅對他有好感,卻不知她喜歡他這麼多年。一時間,陳立愣在那裡,腦海裡湧現出很多回憶,他對徐欣的好,這麼多年的付出,同時還想到小梅對他這麼多年對他的愛慕。唉,都是為了愛,何苦呢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